slide
厦门
slide
武汉
slide
南京
南京一种故都气质。
Prev
Next

八月 2014

条条阿尔卑斯通罗马

        穿越了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脉,一路向南就是亚平宁半岛浓情海岸线。每年春天,积雪融化,滋润着大半个欧罗巴。无论是从北欧吹过来的风裹挟着维京的气息,地中海的暖风带着海浪抚摸着海岸线。无论是西西里岛的黑手党,还是严谨的德国大叔,亦或是来自波兰的艺术家。亚细亚、欧罗巴、阿非利加在这里交织迸发,这座城市传承几千年的地中海文化

         但是作为一个立志行走的背包客,或许起源于很早的一部电影,半个世纪前的格利高里·派克与奥黛丽·赫本的在这座城市演绎的一场《罗马假日》,给这座城市留下了最好的诠释,城市不过那些景色的载体,而这座城市的灵魂依附在城市的土地之上。片尾最后记者问:“公主殿下,在这次欧洲之行中,哪个城市给你留下的印象最美好?”   

     公主回答:“罗马,当然是罗马”。   

     共和国广场、 罗马斗兽场 、许愿池、 西班牙广场 、真理之口、 天使城这些场景也使我萌发最早时期对于远行的梦想。电影里面公主的一颦一笑,还有乔那些小心思。我们带着梦想流走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间,为了寻找一幅幅属于我们心底的画面。圆着自己最初的那些看似幼稚的愿望。    更多

夜游南昌之星

            因为孙兄的缘故,周末去了一趟南昌,南昌并不是第一次去,上次来南昌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前的七夕了。那个时候还大二,21岁。那个时候还没有特意的行走的概念,还没有开始写独立博客,还沉醉在QQ空间日志里面。  

     我是个比较怕高的,虽然我小的时候没有觉得,但是自从去了中山公园玩了一次很低水平的过山车后,就越发的觉得自己是个比较玩不了刺激的人,过年的时候玩了那个之后,最大的感觉就是站到地面的时候,觉得自己终于获得安全感了。之前信誓旦旦的说要去欢乐谷的事情也一直搁置了。而我一直都在思考的为什么会有恐高这个问题,而且在我身上体现的如此真实,我明明敢站在下面不是很高的台阶上,但是不敢靠近地下就是万丈深渊的悬崖或者高楼边沿。这是一种心理暗示还是什么?

        之前坐飞机也是,平时到目前为止只坐过一次飞机,喀什到乌鲁木齐。刚开始还是兴奋多于紧张,后来上升的时候就是紧张和不适了。因为是半夜的飞机,窗外漆黑的,又不靠窗,从南疆到北疆本来就是地广人稀,偶尔看到几个城市的灯光。更多的是黑暗。上升期间的重力让我有点像丢在水里的蚂蚁。所以之后屡次旅行,能够火车解决就火车解决,翌年,外婆去世,父亲飞过去,也是和我同样的感触。我有些怀疑恐高有些遗传因素了。而诸如走铁索之类不是很高的游戏我都是很喜欢的。而且玩的还颇为兴奋,所以觉得恐高这些事和心理有很大关系吧。

         南昌本身玩的地方不错,滕王阁去了两次。然后就是秋水广场了,那个很高音乐喷泉是亮点。至于南昌市区本身就不是个城区面积很大的城市,但是总感觉城建上面比武汉弄的壮观多了,从老城区看红谷滩有种武汉无法比拟的震撼感。赣江南昌段的宽度和长江武汉的宽度差不多,但是武汉的高楼就是没有办法显得和红谷滩高楼那样的感觉。武汉的高楼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比南昌高一个等级,但是这种视觉上的差别让我搞不清。如果要说什么的话,那就是南昌新区的规划真的很用心。面子工程弄的很上心。

更多

朴树:一种朴素情节

        对于音乐,我的耳朵一直是挑剔的,没有一定的情感无法单曲循环。

        很庆幸能够在广西的时候就听朴树的歌,那一曲《且听风吟》给那段独居生活添上了更重厚的生活气息。诸如欧美的RB音乐是我深爱的,有时会让我犹如磕了药一样兴奋,但是倘若独居一人,朴树的音乐就犹如打点滴一样,慢慢顺着血管融入心坎里面。

      现在回首起来都是很怀念在南宁的日子,就那样简单的独居着,一个人想着自己要做的东西,不用太费心,做好一些自己能够的,纵然黑白颠倒。喜欢那里的算不上冬天的冬天,喜欢那个没有什么光亮的城中村,喜欢广西大学那周边的各种便利。那段时候和我想要的生活很契合,我本来不是个自律性很强的人,但是我也是个喜欢折腾的,就任凭着自己的作息习惯,集中精神在夜晚学习,写博客,看资料。行走在三桂大地,并一路感受的那里的风土人情,置身其中。

   到南宁第一天在朝阳广场拍的。

     记得那个时候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还有出差回来,到南宁站的那种舒坦的感觉,就让我浑身惬意,听着朴树的歌声,写着自己的故事。偶尔和西大的同学一起玩,从农院路走回西大东门,躺在操场上看伴月星。挂着耳机看着人潮过去,然后日渐衰老。听着朴树的歌让我动情,甚至情不能自已 ,一往而生。 更多

成长既是历历在目,也是恍然回首

          成长既是历历在目,也是恍然回首。

         好久没有认真的听着歌,写写博客。

         五月从襄阳的工厂辞职,其中的种种事情还不能忘怀。因为之前的工厂要搬迁,让我本来做市场去工厂搬砖,和水泥,那大半月的时间,整个人不知道是说突然像坐牢了一样了,还是说突然有种顿悟了,每天的吃饭做事,然后再做着体力劳动的时候,自己的大脑却飞快的想的林林总总的关于未来的,每天很累很累,九点躺床就睡,然后早上六点不到天亮就醒了。当时用爪机码文章,感触当时的种种生活。最终在思前想后,最终觉得搬砖和我个人生活差异太大,最终无果而散。(下图当时住的空旷的工厂)

       其实说里面还是觉得有点对不住我们老板的,在广西呆了半年,没取得什么成就,老板也没说什么。只是自己一想想要在工厂搬迁5月6月7月8月9月一直搬砖,而且没有休息,我就觉得有点恐怖了。而且睡着空旷没有大门的空旷的厂房里面喂蚊子,然后看着朋友圈的各种同学炫耀自己的美好的工作,我就茫然了,觉得青春就是面对着一堆机器,每次搬东西都会弄破手,连周末也没有,澡也不能洗的在工厂搬砖了。  然后就崩溃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