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厦门
slide
武汉
slide
南京
南京一种故都气质。
Prev
Next

十二月 2014

2014年年末

2014,这一年过的很匆忙,匆忙到我自己都忘了自己多少岁了。

看了夜枫那篇类似于年度总结的文章,感觉就是我们这一年都好匆忙,感觉这年忙碌的好低产。

这一年过的好匆忙,我们都开始工作步入正规了,夜枫在青海弄化工的时候,我在广西卖棉花,而如今转眼,我们都正儿八经工作大半年了,是不是毕业越久,也就越靠近生活稳定的常态,说是充实呢,还是自己瞎忙乎呢。

晚上和小贝聊关于最初的梦想的问题,他问你最初的梦想是什么?

我说,做一个厉害的行走者,用自己的文字和故事打动别人。 更多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K1852,那一年还是绿皮车,经张掖到乌鲁木齐,全程18个小时,无座票。在张掖火车站抱着自己的背包,坐在冷冷清清的夜晚的候车室,无处可归,迷糊中痛恨自己的如此草率,拮据上路,但深思之后过后,在张掖火车站打了一会小盹,把原来订的票给退了,换了这张绿皮车k1852。西汉设立张掖,本意是要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的意思,从起点襄阳开始一路西行到张掖也不过是到了“咯吱窝”,而要去“手臂”就一定要去新疆,穿越古老帝国的边际,前往充满异域风情和不安的西域(当时正值新疆七五事件三周年,而新疆恐怖活动也时有发生),不在路上终究不会知道前面会遇到什么事情。

      臭哄哄的绿皮车,又恰逢暑运,车上满满的前往新疆探亲务工的人,孤身在拥挤的车厢,扛不住了坐在自己的包上。逢人经过就要站起,到晚上,裹着热浪弥漫着汗臭味脚臭味,车厢地板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买无座票享受硬卧的人。

      还好周围的人挺不错,印象深刻的是一对四川的姐弟,姐姐坐在里面少语,弟弟倒是很欢腾,一路用有趣的四川话和周边的人说说笑笑,还有两个年纪相仿的哥们也是站票, 熬过了像拉面一样长的甘肃,终于到了新疆,半夜到了吐鲁番,干燥闷热让我这个住在火炉二十余年的热上了一个新高度。车内的人都已经口干舌燥了,一同抱怨着这种坏天气,我一直都觉得共苦会让人更容易亲近。年纪相仿的两个哥们实在渴的不行了,下车花高价买了一个哈密瓜,热情的分给周围的人,流着汗,笑着吃着哈密瓜,然后数落着鬼天气,就这样莫名的喜欢这种感觉,每个人带着自己的目的上路,但是又因为这十几个小时的形影不离而又略带熟悉,旅途本来就是一种充满变数的,而很多人就是喜欢这种莫名变数给的快感。 

      虽然一直自诩为背包客,但是又和那些印象中穿着哥伦布的冲锋衣,穿着骆驼的登山鞋,拿着军用水壶,身后的大包带着自己的家的驴友不一样。我一向出行都穿的很随意,主要就是简便,包也不够大,只是足够支撑自己我一路前行。在那段绿皮车上看,听着铁轨轧机的声音,四周漆黑一片,而火车沿着铁轨刺破前面的黑暗。在昏黄的灯光下,看那些带着倦色的列车员。我们的旅行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他的人生是日复一日的看我们的旅行。醉如看到一篇文章里面写的:那些没有表情的列车员,看上去和我一样寂寞,但寂寞和寂寞是不同的,我的寂寞,因了青春的勾兑,似有酒意。然而美景总是不期而遇的,最迷人的景色是从凌晨之后,正值满月的,窗外是蔓延的戈壁,火红色的月亮如红色的球一样沿着山脉一路奔跑。 更多

行走杭州的思索

        杭州,今年因为工作和游玩的原因的去了两次杭州。

       对于杭州,一直谈不上在旅行的首选目标,虽然它有西湖,我长三角我最喜欢的城市是南京,因为南京是前朝首都,而杭州匆匆一过之后感觉的就是和南京一样城市面积不大,干净卫生,素质不错,杭州名声远扬但于我这种喜欢民国风情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