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放在电脑中已经两月了,只是想到一些人,一些事情,觉得挺心寒的。随便放两个段落吧,斜线部分就是。

   5月末的一些变故,突然给我快30岁的人生上了一课。

   最大的感触,原来定义朋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诸多时候伤害你最深的正是你最亲近的人, 我读历史,看列朝列代的特务制度,看东厂西厂锦衣卫,看当朝的文革动乱时期,发现原来人性是无法揣测的,总会有有人出于各种各样的事情,背后给你一刀,然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告诉你:我只是呈诉事实,恩,损人不利己还真是白莲花了。

   现在看来我也是带着情绪的 ,大概伤害你最深的就是你一直觉得亲近的人吧。作为朋友我对汪正也算是够意思了,拍摄东西,每次要什么价格,我没还过价格,说请这个吃饭,我不含糊,马上安排。以前带女友过来,和王瑾张罗的安排吃饭,毕竟大家都是朋友,人抬人,才算道理。

  小夏亦是,乃至更甚 ,逢人就介绍我是他最好的哥们,结果下手最狠的也是对我这个最好的哥们。去机场接人,我说直接过来,我来安排,去买车,我忙不迭的开车送到4S店,缺钱,马上转账。朋友之间本来没有什么好说的,不指望落难的时候拉你一把,但是总有人想推你一把。看到小夏和她说的些话,真有点血往头上冲,罢了,罢了算是教训。

    说起来都是心寒。整件事情让我最不平大概就是这些所谓的朋友吧。这时间上没有没有原因的爱,也没有没有原因的恨,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也不想继续追溯,很简单,看不管,大家绝交就行,没有必要后面推一把。

   也算是在三十岁左右给你上了一节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