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以前,因为中原政权的庇护,这里一直都是古丝绸之路无论是南北还是中路的实际起点和终点。那时,人们从这里开始系紧鞋套准备直面野蛮的天气和残暴的强盗祈祷自己能够安全的到达;也是从这里,人们倒掉鞋里的沙子,感叹自己终于还活着今天,它虽已不如往昔的辉煌,但仍有络绎不绝的人来这里膜拜,我就是其中一位。不过,我还要继续前行。从今天开始,我将离开。从今天开始,我才算真正踏上了这次西行的路。      离开之前,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我决定在市区逛一圈。逛完之后就发现敦煌真的很小,小到完全没必要浪费钱坐出租,虽然这里到处都是出租。如果勤快些,公交都不用做。而且,它很有意思。在市区走了没多久,我就看到了一个农村集市一样的市场。有人在买菜,也有很多人在买锄头等农具。这才是真正的城中村。如果上网查一下,你会发现,敦煌并不是一座旅游或者工业城市,占它的经济比重最大的竟然是农业。一座城市的经济支柱竟然是农业,这很有意思。这里的农民也很有意思。因为在市区,毕竟旅游业还是要发达一些。所以,这里经常会有很多游客,甚至是很多外国游客(我在鸣沙山就碰到一个英国人,一个韩国人,两个日本人,一群南亚来的游客,和我们同行的还有一个俄罗斯人。如果在旅游旺季这里发生混战,那绝对是多国混战),所以也有很多人像我一样被路人指引到这个有趣的市场来买点东西。但是,我发现这里的农民对外来的游客很是淡定,不会主动向你无休止的推销或是有其他的骚扰。我没有从当地人口中听到过那里有人在游客身上搞些“小动作”,发点副业财。他们一般都是很淡定的买好自己的锄头,然后回去种田,并不会考虑到这些游客能给他们带来些什么。也正是有他们这种坚持,敦煌才会以“农业旅游城市”的有趣身份长久地存在。     他们这中有意思的品性我总结为淡定。这是敦煌人所共有的品性,他们很悠闲地生活,不追求太多。我碰到一个出租车司机,他告诉我他去过很多地方打工,看到过繁华的生活,但还是觉得敦煌好,就回来了。他说在家里开车不用担心什么,赚得到钱就赚,赚不到就休息。    敦煌没有新闻,它的新闻在历史上都发生过了。它已经不需要再追求什么,再证明什么。这样一座城,怎能不淡定。      当火车启动,驶离敦煌,我内心很是失落,有种离开了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我上大学离开家乡时才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