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乌鲁木齐_叶城                                     玉龙号民族和谐专列  “本次列车是由乌鲁木齐开往和田的玉龙号民族和谐专列。本次列车的起点是乌鲁木齐,终点是素有‘玉石之乡’美誉的和田”。    广播响起催促人们赶紧登车的播音,我随着人们急促的脚步进入了车厢。刚一进入,就 惊了。这简直就像是来到了外国,感觉自己忽然之间就成了外国友人。我紧张的找到自己的座位,旁边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这让我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      车子开动了,人们又说又笑,气氛很不错。       可是一声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完全破坏了气氛。我回过头看到不远处一名乘警正在和一名维族人激烈地争吵。两个人在那指手画脚。意思好像是乘警要求维族同胞把行李架上的大包拿下来,但是维族朋友不肯。乘警又要维族朋友把车票拿出来检查,维族朋友也没拿。乘警很气愤,威胁找人来治他。维族朋友愤怒地拍着胸脯,不知说了些什么。      本来一件很小的事,两个人却吵得热火朝天,把车厢的气氛一下子搞得紧绷。好像民族问题随时会爆发。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那个乘务员,我都替他紧张。      虽然两个人吵得不亦乐乎,好像民族矛盾重重。但他们之间最大的隔阂却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彼此在说些什么。    等成精离开准备找人时,过来一个维族人跟那个吵架的维族朋友说了几句,他马上就没了气。乘警见状也没去找人,调头威胁了几句,那维族朋友就把包拿下来了。     之后到吐鲁番,我一直觉得心情紧张。到吐鲁番后,一下子上来很多四川老乡,我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了很多。车厢的气氛也变得平常了。     又过了几站,不知是从哪一站开始,我旁边新上来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小孩很可爱,像极了敦煌壁画离得外国人。女人的到来让我周边几张椅子上的维族朋友活跃了起来。那些男人们赶紧为那女人让位置,他们惟恐不周,还特地为那小孩也让了个座。那女人照顾小孩累了,马上有男人把小孩接过去,又是亲又是揉。等到半夜,小孩要睡了,马上又有两个男人起来另寻座位。小孩醒了要喝水,因为热水供应紧张,又有人接过那女人的杯子拼命朝前挤去。 自从那女人来了之后,气氛活跃了不少。她走了之后,活跃的气氛还在延续。 从她走后,我旁边的位置不时的换人。每换一个人,他们马上就能打成一片。要是有个人拿出一张饼,其他人可以揪上一块。要是有个人在喝水,其他人可以拿过去喝上一口。 一切都显得不亦乐乎! 半夜时分,空了快半天的开水车终于被灌满了。等水的人群一下涌了上去,我百般艰难之下终于排到了前面。可背后突然被推了一下,一个维族人从后面冲出来叽里咕噜不知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只以为他是要插队,就怒吼着要他排队。把这几天来积累的怒气都吼出来了。可他还是重复着刚才的话,我越发恼怒,就和他吵得更激烈了。最后,他一把推开我,并说了句“倒水,排队排队”。我这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最后我也只能目送那肥胖的身躯冲到我前面去接水。 这是让我很忿忿不平。 第二天我身边的几个维族朋友一直看着我的地图册来确认剩下的路程。最后,我下火车离开这玉龙号民族和谐列车时,坐我旁边的一位维族朋友在门口向我点头微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