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  想象一下你十岁爹妈就不在了,十五岁时候,小学学历就开始去工厂做事,每天五点多起来,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六点,期间你只有差不多只有午饭晚饭各20分钟的吃饭时间,其他时间你都要站着不停的干活,呼吸着棉絮厂里面带着浓厚棉絮的空气,阳光透进来,发现粉尘铺天盖地,还有时常就要和那些重达几顿的机器打交道,搬运各种零件。更为煎熬的是一个月几乎没有休息,唯一的休闲娱乐是用充话费送的山寨智能手机玩玩类似于直升机的游戏,只不过主角从直升机变成了一只呆呆的肥鸟。而这个休闲时间仅仅限于睡觉前。每天七点吃完晚饭,八点随便烧点水洗澡,九点不到就躺倒在床上。十点不到就梦周公了。

       那些什么QQ你还知道,虽然上面有些很多年前的小学同学,但是无奈打字太麻烦也没有时间,基本不用,微博微信就有点找不到头脑,至于什么电脑软件,游戏你更是不懂,世界里面没有韩剧,没有夏洛克,没有谢耳朵,只知道遥远的一个发达的国家叫美国,见过别人用iPhone,但是完全理解不了两个月工资买个和烟盒子大小的东西有什么价值,拿着每个月拼死拼活的工资,仅有的愿望就是盖房子,娶老婆。完成这两张目标之后,就是希望能够自己做点生意,能够更多的在家里。陪媳妇,孩子。

      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在我身边的例子,我一直都知道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但这种贴切的发生在你周边的人和事还是让我颇感震撼,而我也一度发誓今生不要麻木的过日子,不要望着下班的时间,望着发工资的日期,把生命消耗在这种慢性自杀的常态。做一份每一刻都充满了自主思想的工作。每一分钟都是饱含激情。可惜我目前还是处于了这样一种状态,我痛恨这种状态,但是又缺乏改变的勇气,是我还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也想起一个故事,问放牛的孩子,放牛干嘛?答:赚钱。问:赚钱之后呢?答:娶媳妇。问:娶媳妇之后呢?答:生娃。问:生娃以后呢?答:放牛。

      这个很早在我政治课本上的问题,让我印象深刻。

       生活到底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很多人说,羡慕我的背包客的生活,坦然而言,我也一度为自己能够驾驭自己的生活而自我陶醉。毕业后才发现,有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有人安排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面对生活的种种家人已经给你铺设好了道路。你不用独自面对生活的种种,毕业后顺理成章的去父母安排的地方工作,每天按部就班,待遇地位逐年提高,到了年龄在家人安排下和一个谈不上很爱,也不会嫌弃的人结婚。

     我们年少轻狂,也可以说年少无知,生活总是锉刀般磨着我们的个性。为了生活委曲求全,逆来顺受,棱角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