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有一次和王爽两人喝酒,我拿着一瓶红酒往杯里倒,边倒边说:我这个人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喝酒,我从来没觉得酒有哪里好喝的,但是,我喜欢醉,就因此我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了酒。

    我不知道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喝酒是在何年何月,但我敢确定,我的第一次一定献给了一个地方——岳家酒楼,我估计应该是高二上学期左右吧,具体什么情况我真记不清了,需要问问二中那帮兄弟,岳家酒楼的故事很多,喝了这些年的酒,还是岳家酒楼给我的印象最深,我还记得姜耀用白开水当白酒和考拉对饮,我们全部都知道,但都闷不作声,其实心里都在偷笑,当年的考拉酒量很好,喝多少都是面色不改,总是在忠鼎的一番鼓舞下一杯杯的酒下肚,这让我想起了一位和他很相像的人——程迪老人,他总是像一坐雕像一样屹立在座子的某个角落,不管多少人敬酒,来者不拒,大部分时候喝的很多,话都不多,有的时候喝的也很多,但话特别多,这种情况都是发生在他醉酒的情况下,而且大多自言自语,印象最深的是在李凡的学校旁的一个酒家,当时我在复读,时间很少,很不容易才去武汉和大家一聚,满满一桌男生,正是冬天,吃着羊肉火锅,突然大家聊到老人还在追许同学的事,当时老人感慨万分,说起他是第多少次决定最后放弃追她,我们也在旁边七嘴八舌说个不停,我作为曾经追过那个女生的当事人也给他一些建议,可喝了酒也不知道会提出些什么建议…老人当时越来越激动,感觉眼泪都要夺眶而出,微醉的我们也混混沌沌的吃着菜,听着他的血泪痴情恋爱史,情到深处,老人便自言自语起来,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用类似山东话,四川话的腔调来讲述他的情史,你要知道一个醉酒的人是绝对不会怎么去装的,行为举止都是发自内心的,当时让我们目瞪口呆……

    关于喝酒的诸多因素的理解,我想都是具有很多个人色彩的,因为酒后大家都有独特而属于自己的一面。

    先说,为什么而醉酒?

    很多人把醉酒理解成去麻醉自己,去逃避一些东西,我记得大约一年之前我与王爽喝酒,他有时候是推脱,有时候是狂饮,开始我不解,后来我明白了,每次狂饮都意味着他总有很多不爽的事在心中,当时的他是一个典型的“酒精麻醉主义者”,而至于他有时却喝的很少,这其中的原因多半是他怕他英俊的脸庞上又长出一颗性感的青春痘…

    我很少把喝酒理解成麻醉自己,逃避现实,因为我觉得我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这点上,我是这样理解的) 我觉得我喜欢喝酒和猴子喜欢喝酒的原因很相似,因为我们都喜欢一种浪漫,说不出,道不明,有时候只能概括为一句话——喝酒能解决现在的一切问题,虽然这说的有点夸张,但是在我们喝酒后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我觉得我是一个性格相对多重的人,有时候会很不好意思,很内向,有时候都觉得我很大方,站在舞台上面对着无数观众,很少会紧张,(这又让我想起梁朝伟),有时候规规矩矩比较现实,有时候会有很多突如其来想法,去搞点浪漫的事做下,我有时候也分析,其中的原因一下子说不清吧,而至于喝酒,我理解的缘由是,我喝酒是因为会让那个很简单的我表露出来,醉酒会让我发现世界都变得很简单,不需要考虑太多,YES OR NO,有时候酒后说的话前言后语会没有什么逻辑,但是这正是反应出醉酒能让人把瞬间的思维毫无保留的表达,不管是苦与乐都与朋友分享,正如上次和朋友喝酒一样,没上菜时,我问他为何这段时间闷闷不乐,他只是回答,等喝酒了再与你细细的聊。

    酒是怎么样一个喝法?

    记得昨日看见小夏发表一条说说“酒分三等”,没有详细的说明,我便问他是哪三等,他回答我:自己掏腰包,下等;朋友请的,中等;与兄弟对饮,上等!,话说的没错,但我想改一下,便给他回复:我的理解是,下与一群装逼的人一起,明明能喝但是就是不喝,这样喝酒是下等:与一桌关系一般般的人喝酒,能喝爽但是不能将心中苦与乐一吐为快,这是中等:与兄弟对饮,上等:与一群许久没有碰面的兄弟把酒畅谈,是上上等!

       话不说远,回到喝酒上来,除了每次有妹子这类人给我们带来欢笑,我们也会边和边聊最近大家的一些趣事,比如说最近又跟哪个女生表白啊,情况进展的如何啊,或者是回忆些以前的往事,或者是简简单单的聊到最近生活的点点滴滴,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家都放到桌面上来乱说一气,或者是胡乱的计划下接下来的假期怎么过,到哪里打工,去哪里旅游,到大学关系好的朋友不多,能叫出来一起畅饮的朋友更少,彪哥便是其中一个,他虽然长的很委婉,但是喝起酒来,真不可小视,很多时候喝酒和他单独聊都会聊到去哪里旅游,我和他都是那种很喜欢旅游的人,也喜欢查查资料,好好打算一番。

         我突然记起了朋友在酒桌上的一句话,他说:大家今天喝好,不喝醉,这样最好!我想了一下,接着说说,应该是喝醉,不喝吐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