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群里的大四的阳光说:是该为了生存继续做这个不喜欢的工作还是再去找一个自己喜欢却不一定能养活自己的…

     这个或许也是我面对的问题,当苦难变成一件你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心里犹如压了块石头的。这就是我遇到问题时候的状态,而且还直接的导致我抽烟,每次心烦的时候我就需要抽烟吐气,当然如果是过的比较开心就很少碰烟。(和朋友玩时除外)我很早时候在QQ上说过一句话:吸烟有害健康,但是可以舒缓压力。

      四年前我就讨厌这个地方,没想到毕业依旧要面对,这半年,摆过摊,在火车站丢过人,但一切都不和那些束缚比快乐百倍,亦可反过来思考,如果没有那些历经磨难,没有那些在广西的放纵如何能够,今时今日受如此之束缚。有得有失,不过如此。纵然万般不快,都要让自己慢慢适应,毕竟这和诸多苦难比根本算不上事,等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再来开启属于自己的事业。我用这一套理论安慰自己,但是发现实际效果不大…

     我怕的是当麻木工作成为一种常态,束缚成为一种习惯,你就如温水煮青蛙一样失去了对于那个叫做梦想的东西的追逐。

      曾经在夜枫的博客看过他那段艰苦的毕业后在工厂的博文,我无法想象,那种生活,当这种生活陡然降临在我的头上的时候,我突然不知所措,当然我也一直在内心淡化有关这些荒郊野外的现状,但是直接睡在无水无电无网的空荡荡的厂房,半夜睡觉的时候都是偶尔突然发出响声的机器,还有不远处的蛙叫以及野猫,还有一阵阵在你耳朵旁边响的蚊子。让你生活犹如原始社会一般。我也看过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包括在衡山看到有掏粪工,还有这个工业园每天孤身在铺设路边瓷砖的。每当看到有这样工作的人我都会有怜悯心,但是我也不知道具体该如何才能保障那些社会底层人的权益。

     而你还有关于各种青春的向往以及各种有待实践的抱负的时候,现实总会给你劈头盖脸的泼上凉水,清醒你的大脑皮层…告诉你,这才是现实。

     坐在空荡的工业园的道路上,马路对面只有在建房子的灯光,还有天上哄哄的闷雷声。不时的闪电,还有手机里面忧郁的抒情歌。

      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在武汉,毕业在即,虽然一直处于恶劣的生存关键,收入无几,但是活的还算快乐。我能说我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自家店子洗车么,当然由于经营不善,终究转让了…

      关于现实实现起来你要面临的种种问题,在各项条件筛选中,我还是达不到标,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蛰伏在这里,隐忍这一切。待时机成熟。

      最后摘上一段今天看到的,虽然以前也在王小波的文章看过,但是这次尤为深刻。

《王小波:年轻时,最纠结莫过于决定这一生要做什么》
王小波说:
  举例来说,把生育作为生活的主题,首先是不合时宜;其次,人在生育力方面比兔子大为不如,更不要说和黄花鱼相比较;在这方面很难取得无穷无尽的成就。我对权 力没有兴趣,对钱有一些兴趣,但也不愿为它去受罪——做我想做的事(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写小说),并且把它做好,这就是我的目标。我想,和我志趣相投的 人总不会是一个都没有。

  根据我的经验,人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在这方面,我倒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干什么都可以,但最好不要写小说,这是和我抢饭碗。当然,假如你执意要写,我也没理由反对。

  总而言之,干什么都是好的;但要干出个样子来,这才是人的价值和尊严所在。人在工作时,不单要用到手、腿和腰,还要用脑子和自己的心胸。我总觉得国人对这后一方面不够重视,这样就会把工作看成是受罪。失掉了快乐最主要的源泉,对生活的态度也会因之变得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