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卧铺车厢里面,实在睡不着。想起来这么多年,行走的足迹踏遍过我们伟大的祖国的主要铁路网。

现在再也不是那个能够坐绿皮车十几个小时无座都能扛着暑运的少年了,对于超过6个小时的动车,如今超过四个小时的普快都不想乘坐,诸多时候索性买了机票了事。印象最深的一次火车是从张掖到乌鲁木齐,下午2点出发,第二天早上到。虽然不是我承受过的最长的无座绿皮车。却是印象最深刻的,临近的都是年纪相仿的少年分给我吃过哈密瓜,还有一对小姐弟,弟弟说话总是带着四川话的俏皮,绿皮车夜晚行驶在大漠中,看着橙色的月亮在沿着铁路线的沙丘起伏,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次满月。

偶然会想起来,初中班主任老师说的一句话:小时候很顺利的事情都不会留下太多印象,而让我们印象深刻总是那些艰难的事情。

如今看来深有感触。

无论如何,火车是承载了我最深刻的回忆的一种交通工具,大学期间是坐火车最频繁的时期,基本上月票一样,

里面有数不清的离愁别绪和牵肠挂肚。

大抵后来的遇人不淑,工作不顺,也就是离开了当时的那种奔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