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芽庄下了一场暴雨,雨停后,我瘸着腿踉踉跄跄的去楼下的餐馆吃东西。          

  昨天早上,因为我入住的旅馆已经被订满了,而我没能及时续订,就把行李准备好,然后7万盾租了摩托车去加油,加了2万的油。在返程路上,行驶速度大约50多码的样子,看到前方越南工人逆行,我急忙刹车,然而由于刹车过猛,我整个人从摩托车上飞了出来(脑补这种情形吧)。而且当时我还背着我的包,包里装着的我的mac和相机(万幸的是电脑和相机都无大碍),等我愣愣地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痛的有点麻木了,只感觉脸颊肩膀还有手掌还有小腿辣辣的,检查了一下伤势,最严重的小腿都有大面积的破伤(因为越南强制要求戴安全帽,所幸大脑没有收到伤害)。在看到我发生事故后,逆行的越南一行工人过来查看我的伤情,戴着黄色安全帽,和绿色条纹的工装,身上沾满了工地的泥土,而前稍不干净的头发染黄了,看年纪大约20岁左右。

  由于当时我是直接从车上飞了出来,整个已经有点摔懵了的感觉,爬到路边台阶上瘫坐着,他们围在我周边用越南话交流着,不过一看我这样背着包,穿着很Casual的样子就知道我时过来旅游的异国人。我在地上瘫坐了大约十分钟,然后逆行的那个小哥带我去前面一个地方停下,在马路对面的药店买了消毒药,和绷带给我包扎,因为语言不通,他都是和他的几个工友商量的,在帮我包扎的时候,特别诚恳的给我说了一句:iam  sorry。给我包扎完成后,鉴于语言不通 ,我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然后他表示要送我回酒店,我从裤子口袋掏出酒店的名片,越南小哥骑着我租来的摩托车,带我回了旅馆,在旅馆门口,鞠躬并很郑重地把车钥匙双手的递给我。事发之后我满脑子想的是如果是在武汉发生这样的事,别人会怎么处理。

   因为第一晚在芽庄住的旅馆(推荐这个 cozy hotel老板英语很好,然后老板有个朋友会中文,当沟通不顺的帮我充当了翻译)已经被订满了,酒店老板推荐了另外一家,我打车到了另外一家旅馆。准备在这个旅馆修养几天等伤口恢复一点,目前的情况看第一天右手不能敲键盘,今天还不能拿筷子,还好我左手拿筷子吃东西也很666,左边的小腿受伤面积比较严重,第一天流脓不住,在几番消毒后开始结疤,然后明显的感受到新细胞在生长带来的痒痛,甚至有点疼的睡不着。。。所以写博客也是为了分散注意力的手段。

 目前这个旅馆,房间非常干净,进了大厅就要脱鞋,我目前住的是二楼临街带阳台的房间,越南的房子都修建的非常瘦,一家只有一个档的大门,所以只能往上修。前两晚一起55万,今天又续了两晚50万。空调电视,还有落地窗帘,以及小冰箱。就是桌子就是简单的梳妆台。搞的我上网不是很爽。总的来说这个房间更像中国传统意义的上的婚房一样的布置。因为我个人是非常不习惯住青旅的,虽然青旅有旅行的感觉,虽然我是个立志当青旅老板的人,虽然我自诩为backpacker。不过我的生活习惯真的很不适合青旅的安排 ,只有一个人一个房间才能够让我在夜晚能够不打扰别人,也不被别人打扰的时候看资料或者写东西。顺带一提的是,现在受伤了,基本上生活有点不能自理了,弄脏了的衣服统统丢到洗手里面,手上受伤了,怕沾水流脓,我目前就是希望早一点康复到,我起来能够正常的走路,现在出去买个东西都是瘸着腿,而且好疼。。。。

   不得不说芽庄的物价还是很值得多呆几天,22万一位的海鲜自助餐,耐看的沙滩,辉煌的夜景,还有大街上随处可以听到的中文。值得一说楼下的法棍只需要2万。。在河内都是三万的说。。在我出关时换的1000人民币用完后,用100美元居然换了2223000(这个汇率可是比支付宝上面的汇率都划算)。而smart超市里面听装的可乐也是1万1,河内那些坑货都要2万。当然我在河内25万一晚和在这边的价格一样。去年我在河内住的是28万来着。

   说一下,芽庄俄罗斯人最多,主要感觉时俄罗斯根本就没有如此热带风情的海滩,然后是韩国人,中国人,据成都的朋友说,成都每天2班包机飞芽庄。最近关于越南的新闻不断,不过总体上我感觉越南民众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友好的,起码不会和钱过不去,中越接壤,而且又是同样的政治体制。从文化的内核上也是一致的。但历史上的过节和现实的领土争端,导致感情上多少有一点羁绊。当然棒子很多,棒子应该说是对越南最无毒无害又又亲近感的的吧,同样受儒家文化的浸淫多年,又是发达国家,又没有领土争端和历史龃龉。

 

  

 在芽庄这个夜晚,想起了很早喜欢的一首歌。如果说在喜欢周杰伦的专辑之前,有一张让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2003年的王力宏的《此刻,你心里想起谁》,这是一张我在我们中学下坡路那里偶然捡到的一张磁带,起初对王印象平平,不过这张磁带里面很多歌曲有着懵懂时期的一些。不过在这个异国的晚上想起这首《此刻,你心里想起谁》或许有诸多在受伤后的思乡感情了吧。嗯,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歌词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