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小夏发微信问,周五约吃年饭。我说有了安排,不回去了。

发现自己也是整年的没有回小镇了,小夏说,你不想回镇上,就如同我不想回北京。

晚上听着彭坦的《南方》,越发感触小夏说到了问题所在。

我第一次恋爱在那里
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我家门前的湖边
这时谁还在流连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这些已成回忆
每天都有新的问题
不知何时又会再忆起

 

驱车从从家里到尹兄出时,路过某栋熟悉的楼,开着车,还是忍不住伸出脖子往那边看。习惯了多年的毛病,时隔再这么多年还是会犯。想想大学毕业这么久,是不是日子越过越没有方向了呢,那个时候总是有着期盼,有着冲劲,有一个目标。现在虽然也有目标但是没有那种冲劲了。亦步亦趋的,自欺欺人的。

这次回小镇,是尹兄大婚,孙、尹和我都是初中一起玩的,纵然已经不在同一个教室十几年,但是我依旧深深的记得十三四岁时,还留着飞机头的尹勇气非凡,在作文中抨击我们语文老师,说那个老头上课太散漫导致我们语文落后隔壁班。而当时的孙兄更是二中,在中考时看监考数学的老师不爽,硬诬赖说监考老师没收他计算机导致他无法安心考试。而我一直都是各种酷炫不羁,装逼少年,我们就这样一起玩了十几年。

尹兄从2011年开始的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而且也是孙、刘航、和我四个人里面感情第二稳定的,这么多年就和一个人,谈了一次恋爱,如今迈入了结婚的殿堂。而第一稳定的是刘航,此君从我们相识到如今都是无绯闻,无恋爱经验,和雌性无任何肢体接触,堪称传说。

2011年春,武大门口的八一路隧道还没有修建,门口还是老牌坊,门票还仅仅需要十元。我们六个人,孙兄和我都带了对象,然后尹和刘航,当时才大二学生党,为了省钱,决定翻墙进去,围着武大西门走了一圈,找到了一个可以姑且翻进去的地方,除了我第一个跳有点脚崴了,他们三个安然无恙。然后跑到里面和她们买票的2个女生汇合。尹兄那时已经和妹纸发展中了,也就是他现在老婆,我们看樱花三个小时,绝大部分我回头看他的时候,都在和那个妹纸打电话。

2011年秋天,我们约好一起去凤凰,而在我几乎哀求的情况下,当时的女票还是能有答应和我去,然后结果是我们还是六个人孙一对不变,尹已经和当时电话不断的妹纸发展成为男女朋友。而此次更是是打算借着旅游之名,进一步深入发展关系,不过被孙兄掳走关键道具,未果。然后我有幸和刘航一起同寝同鼾,不闻窗外事。

2012年春天,又去武大赏樱,孙兄已经孤身一人,然后尹兄和我一对,尹兄已经如胶似漆,而我的感情也是快走到了边缘。一起8个人欣赏了大学末期的最后一场同行。

 

2013大学毕业,孙兄远赴英伦留学,尹兄则自学成才,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程序猿,而我走上了摆地摊为营生的道路。而刘航则只身去了北方,而且误入歧途的进入了某神秘组织,两个年头都没有回来。

尹兄毕业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和对象同居了,根据我印象中,刚毕业那年住在鸟不拉屎的关南社区,在当时看来简直就已经处于城乡结合部了,出门等个公交要半个小时的地段。次年,搬到鲁磨路华科大旁边的一栋老房子,虽然老子比较陈旧,不过紧靠市区,然后一年,再搬到关山大道的长江社区,安居乐业,工作也在软件园稳定了下来,住了快2年,因为房子要拆迁而买的房子尚未交房,大热天的我开着车子,来来回回跑了三趟,帮他搬家到新租处,再半年,新房交付,装修完成,迁居结婚。

2014年夏,孙放暑假回国,已经有了女友,我们一群人约好去南昌玩,一起坐了摩天轮,爬了滕王阁。我为了显示我单身不落单,酷炫的带了我侄女去南昌,然后坦然的开了标间。之后我们都没能在一起用心的聚过了。

这次见,孙兄说,如果当初你和她在一起一定会很累,很累。不能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想来可笑,如今也不是么,一直都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头脑,或许是总觉得人生没有了目标,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爱情,轰然倒塌,然后一败再败。最后只能眼睁睁的面对现实,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认命吧 ,很多问题不是凭借我的小聪明就能解决的,高考之后,再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处理好关乎人生的大事,自己这种能力的不足也会导致悔恨吧。孙兄说,这么多年品位越来越低了,我不得不承认,在感情的问题一败再败,遇人不淑。也少了十七八岁的那种自信,不得不强颜欢笑的装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突然想起高中时候,孙带着一袋子啤酒,忽悠着我们去河提看风景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希望我们以后都会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起去旅行,年轻的我们总是对爱情充满了向往和自信~。

偶然在哥们前前女友的空间看大了我和我前女友的合影,感触太复杂了,什么都会物是人非,时间也会催着我们长大。

夜深了,听喜欢很多年了《银色的湖》,想起大学时候异地恋,两地不远,也就四五个小时,但为了周末能在一起的时间长一点,总选择周日晚上的夜班火车回学校,深夜的硬座上,带着耳机听着的这曲子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