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车从二环线下驶离,五光十彩的霓虹灯把城市照亮清晰,却感觉模糊了。脑海里面想起的是前几天看到一对骑着自行车的情侣,男生在前面卖力的骑车,女生安安稳稳地坐在后座。春寒依旧,可是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好看极了,我一直羡慕地望着直到后视镜看不到身影。

       脑子里面关于爱情的桥段,是在佳节之日趁着月色,坐了几站路到你的学校,然后一路小跑,拎着热腾腾的粽子站在宿舍楼幽静的路灯下的等候,宿舍楼栋来往男生看着我傻傻站着,默默嘀咕,可恨的是不远处还有一对抱在一起的情侣,缠绵难分。

          我忐忐忑忑正正经经一个拼音一个拼音地按手机给你发短信:我在楼下,带了粽子,你快下来。

          好像等了好久,路灯下的飞蛾都飞过去三只。你才回复我:真的?

         我更加忐忐忑忑,笃定地回复说:你出了大门,我就站在那个路灯下。

         你回复:我马上下来。

        我 不管上班忙了一天,就回来笨手笨脚的弄粽子。我不知道你喜欢红枣的,还是瘦肉的,还是其他的,所以我都做了。

        我不管夜晚没车回去,而你的宿舍楼距离学校门口的公交站好远。

        我也不管你马上管宿舍楼,楼管大妈总是一副好凶的样子看着我。

        我知道此刻你正赶紧穿着大裤衩,慌乱的理理头发,赶在来到我身边的路上。

        只想等你,等到你见到我惊喜的样子。。。

        无论是热情如火羡煞旁人的爱情,还是一份细水长流转身知道你在的安稳感。那时,可以忽略种种客观因素,你还没毕业,我还小,未来一切充满色彩。周末我们抱着吉他曲森林公园的草坪上爬格子,你弹出好听的和弦泛音我听,你说要学会我爱听的《晴天》,然后以后你弹我唱。我逗趣的说以后结婚你要买一个 Gibson的吉他作为聘礼, 你讪讪地笑帮我抚起刘海,春天洋溢的细流长流。

         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和你宿舍的哥们也慢慢开始熟络。我们可以不在乎晚餐就是和你一起在你学校食堂吃一碗热干面配蛋酒,也不在乎周末就是从夜市这头走到那头,拉着手逛在学校,躺在草坪上可以看到北斗七星,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和你在一起,朋友圈,微博,空间都是一起的时光,我陪你写那些我看不懂的论文,看你在台灯下认真地样子。讲无伤大雅的小笑话逗我开心;也会在我伤心的时候哼着温暖的歌陪在我身边。会在天冷的时候把衣服脱给我穿,自己只剩一件线衣;也会在我鞋带松了的时候弯腰为我系好;会在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给我打两个小时的电话只为哄我睡着;也会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陪在我身边听着我的歇斯底里,大年初二情人节,你可以不顾大过年的,坐车百里辗转过来找我,我带你见我弟弟,一起逛街,仿若最亲的两个人在身边。感觉只有在你的身边才像个孩子坦然。

        六月,你要毕业了,你要开始新生活了,首先就是租房子,晚上和你聊着关于租房的种种,心里默默想着不想距离你太远。和你说晚安,然后熬夜在网上看租房信息。相处中中间夹杂着我的任性与你偶尔的冷漠,还有两个人的互不退让,不过都是小插曲,主旋律依旧高昂。

        工作了,你说说准备以后下了班去摆地摊,以为你说着玩。不过你开始认证张罗起来。你说一本正经的说道:要多赚钱,以后养我。我听了偷偷乐着,欢喜像夏天的风,想一阵就乐一阵,是啊,生活既要抛离现实,爱情也要尝得艰苦,无论现在如何,未来你是我的潜力股。

        我去找你,有点不好意思上前。远远望着,路灯下,你一个坐在摊位前。武汉的盛夏天气闷热无比,夜市的蚊子还有黏在身上的汗水让人焦躁不安,而你忙前忙后,有顾客时忙的满头大汗,而更多是没人光顾时,你一个人傻傻的坐在路灯下等着蚊虫叮咬。我猫在你的摊位,站在你的后面,手足无措的,给你递上冰红茶,然后玩弄手机,心里想着的是一定要和二十出头大学刚刚毕业就摆地摊的大小伙子在一起,虽然我从来不说爱你。

        于人海苍茫处与你相遇,于苍茫人海中与你分离。故事那么长,长到我或许一辈子都忘不掉;我们的故事又那么短,短到与漫长的生命相比,不过是昙花一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