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起那个夏天,希望用文字记下那些还没淡去的记忆,连云港,日照,黄岛,青岛…

  说道这次旅行,真是周折,从开始有这个念头到找朋友一起杀出去,遇到很多事,记得那几天在家也过不下去了,迫切希望逃离那个地方,谋划的旅行,大爽没能再次加入我们的队伍,很遗憾,鼎哥也忙于公事,脱不了身,只能下次去弥补了。而对于一名叫考拉的同志,由于他不经意间爱上了车间做清洁的大妈,希望每天能见到她,再者,他也喜欢上了那份工作,决定为国为家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这些理由折服了我们,我们再也无法强求他,同时他在我们心中也树立了无比伟大的形象,不再是往日那个放任不羁的飞机少年……

                                                                  出发

  那晚和猴哥一拍即合,马上就决定第二天出发!

  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上这种感觉。

  我又约到了小洋,就这样我第二天顶着大太阳来到了伟大的马口,小洋马上就到了,而神秘的猴子还没到,我们都在猜他在干什么,睡觉还是吹头发还是在路上走…等啊,猴子出现了,看他的头发我就知道了,一定在家吹了半个多小时…

  当时碰到了露露同学,她准备去张家界,这真是个旅游的季节啊~和她聊了几句,我们正式出发了!

  上了去武汉的车,我突然发现猴子穿着他那个嚣张的马裤变帅了,我和小洋坐一起,聊到了一个这次旅行的某个话题,关于一名神秘女性,在这里姓名我就不方便透露了,只能提示这个人姓鲁名碟,具体姓名我就不说了…当然这只是往事,我还记得当时小洋在规划回去了如何下手…

  夏天在武汉的马路上走是个十足的杯具,我们三人顶着大太阳在王家湾找超市,买火车上胀的东西,猴哥也取出了他卡里所剩不多的银子.

  在猴哥英明的领导下,我们顺利的到了汉口火车站,我们很冷静的买了最便宜的火车票,而且没座位…鉴于还有几个小时,我们来到了伟大的麦当劳,点了三杯九元一份的奢侈牌果汁,在那混时间…也展望着我们接下来的旅途.

  时间就要到了,猴子带领我们来打兰州拉面馆,吃完一顿无味的晚饭唯一给我们留下印象的是那个拉面馆的猥琐男,我们一致看他不爽,不是我们时间紧,绝对把他拉进火车站卧轨…

  上了闷热的绿皮火车,武汉高温的烘烤着,狭窄的车厢没有空调,半开着窗户,几台毛主席牌电风扇在那无可奈何的吹着…大家都盼着火车开动,而我们最担心的是十几个小时坐在哪,于是我们向人少的车厢走去,我带队,在拥挤的人流中杀出一条小道…

  伟大的十一号车厢,看到了几个空位,我们坐下了,旁边是几名来自江苏的大叔,我旁边的那位把我手中的报纸借去看,我很乐意的给他了,或许只是这个不经意间的动作,他善意的问我们有座位吗,我说没有,他们面带一丝欣慰的告诉我们,他告诉我们他们换卧铺,位置会空出来…就这样我们幸运的有了座位~

  此时此刻在火车上,猴子的一句话把我雷到了,她说她妈怎么还没叫他回去吃饭,我记得貌似是这句话吧.

  一路上,我们都在讨论到了哪个站哪个省,小洋坐在一个“绝好”的位置,可以欣赏火车迎面冲来的景象,很刺激,我们都睡不着…特别是兴奋都猴子…

  这种旅途中的兴奋伴随这我们,可能它已经超越了目的地的意义…

                                            连云港的故事   

   早上,不知何时到了江苏省境内,在穿越过一片貌似西江的森林的森林后,我们有了一种预感,要么是快到西江了,要么是快到连云港了,但貌似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小,记得倒数第二站还有些家庭主妇之类人的上车,看她们的打扮,听她们的谈话,大概到连云港买菜的吧,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买菜也坐火车的.

  忽然间,我们感受一丝清凉的海风,火车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到了连云港,一座海滨城市,欧亚大陆桥的起点.

  一晚没休息好,我们还在激动的讨论着到连云港站拍照留念…可下火车才发现,这个站很垃圾,我们实在下不鸟手,怕别人说是山寨版的连云港.

  我们决定在还没对这座城市完全失望前去参观下,拖着饥饿的身躯,我们先去找吃的,在车站前的一些摊子旁看了看,都是包子…包子…全部都吃包子,我还是决定不加入这群为包子疯狂的人群中.

  打车来到了步行街,这条街名叫女人街,已经八九点,没几个店子没开门,我想这条女人街大概也和一些女人一样,懒在床上,到个十一二点才起床吧.

  我们无聊的逛着,到了一家混沌店,要了三碗混沌,猴哥跑到了后面打听了一些连云港的情况,老板告诉我们去海边的路线……混沌上了,猴子全部吃光了,我和刘洋同志吃了两口就扛不住了,发现猴子连汤都喝光后,我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猴子,此时此刻,我们终于明白了,原来,人和动物是有区别的!

 

  上了公交,一路上所见,完全改变了我们对连云港的印象,原来这里的建筑还是很嚣张的,环境也很好.

   到了海边,对我而言是可以好好休息下,吹点海风,对小洋而言是可以欣赏下海景,一个人对着大海偷偷的笑,而对于猴子,简直是疯狂,大喊大叫,乱蹦乱跳,因为他把第一次看海献给了连云港,就像你把初吻给了一个比较普通的女生,但她羞答答的样子你永远也会记得,海里虽然有些垃圾,沙滩也一般,远处雾也很多,我们还是感觉比较欣慰,就这样到了第一个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