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既是历历在目,也是恍然回首。

         好久没有认真的听着歌,写写博客。

         五月从襄阳的工厂辞职,其中的种种事情还不能忘怀。因为之前的工厂要搬迁,让我本来做市场去工厂搬砖,和水泥,那大半月的时间,整个人不知道是说突然像坐牢了一样了,还是说突然有种顿悟了,每天的吃饭做事,然后再做着体力劳动的时候,自己的大脑却飞快的想的林林总总的关于未来的,每天很累很累,九点躺床就睡,然后早上六点不到天亮就醒了。当时用爪机码文章,感触当时的种种生活。最终在思前想后,最终觉得搬砖和我个人生活差异太大,最终无果而散。(下图当时住的空旷的工厂)

       其实说里面还是觉得有点对不住我们老板的,在广西呆了半年,没取得什么成就,老板也没说什么。只是自己一想想要在工厂搬迁5月6月7月8月9月一直搬砖,而且没有休息,我就觉得有点恐怖了。而且睡着空旷没有大门的空旷的厂房里面喂蚊子,然后看着朋友圈的各种同学炫耀自己的美好的工作,我就茫然了,觉得青春就是面对着一堆机器,每次搬东西都会弄破手,连周末也没有,澡也不能洗的在工厂搬砖了。  然后就崩溃了。

          最后回到市区的时候自己已经半个月没有洗过澡,去同学那拿他租房的钥匙,被一起的女大学同学看到,都不好意思打招呼,然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怎么弄的像个农民工。。。我说我去搬砖了,半个月都没洗澡。同学弱弱的说,是的,我都闻到臭味了。当时我就不堪的沉默了。

          无论如何,这段心酸的时光,也让我思考更多关于人生的种种问题。   虽然不堪,但是弥足珍贵,但是让我再选一次我也不敢选。(下图,在工厂搬砖的场景)

          然后重返了阔别一年的母校,开始过去年自己毕业时候没有渡过的最后的大学时光,然后住在毕业生寝室,感受那些浓厚的毕业气息,看着借住寝室的哥们的各种悲欢离合,然后为自己毕业时候没有好好感受而憾,也为自己在一年后毅然辞职到学校渡过毕业季的六月而欣慰。

         然后拍照,做明信片,送人,整个事情亏了钱,但是过程依旧觉得很有意思。(下图重回学校创业园,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六月底找了目前这家做杂志的公司,做策划,已然一个月有余,一个月,每天坐着公交地铁,从武汉的城市一端到另外一端。从汉阳到武昌,每天来回四个小时。工作和之前的搬砖工作相比算不上辛苦,不过需要弄脑子,想策划案。平心而论,纵然工资不高,待遇和之前在襄阳做外派比,差了很多。但是一想想自己都毕业一年了,是时候需要稳定一点了,不能再随波逐流了。

       让我如此感触的是,之前在找工作的时候,很多都是比我年纪大一点,当然也有应届毕业生。作为一个毕业一年的人来说,看到比自己大的人在找工作,感觉就是都快三十的人还在漂;看到比自己小的应届毕业生,感触就是,这么快比自己小的都要出来和自己挣工作了,然后就感触到,无论好坏,觉得对自己目前的满意就先做着,多积累一段时间,免得到时再去找工作和一群年纪轻轻的毕业生抢工作。到了三十岁起码也要做到一个不算太差的中层干部吧。

     当然想想自己居然已经开始有了如此成熟的想法,又对自己一直标榜的保持自己的学生气息相驳。不知道我是成熟了,还是对生活低头了。一起的汪导说:没想到你都开始消停了,不是你的风格啊。我感伤之余又觉得青春太匆匆。实在是太匆匆。

    和别个公司的策划对接,接触几个人都是90后,想起了《疯狂的赛车》里面黄渤对他师傅说的:90后都出来混了,我多大了。

    我想模仿说一句:00后现在都不算晚恋了,我多大了。

    偶然翻阅自己电脑里面五年来的照片,去过的每个地方的风景,一个合影的照片,那些玩的好的哥们都开始各别一方, 那些吹过的牛逼都要开始慢慢兑现,也有那些慢慢兑现不了的牛逼,别人也不会在意了,时光太匆忙。

    成长既是历历在目,也是恍然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