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在网吧了,对于工作的事情吹掉了,至于原因我很大程度上归咎于,那样的工作环境完全不能让我更新我的博客,不能让我自由的浏览我要去充电的网页,这都关乎做我自己的想要的进步,我本想的是每天能够在比较宽松的环境下去学习进步并通过自己的学习为自己的工作能力添加能力,最后弄了一天,觉得那些或许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很明显的我不是为了花时间去练习我自己的打字水平的, 我需要的是更进一步的成长。       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做事还算是雷厉风行,要是没有这份足够的冲动,做不了足够的成绩,生命不是在于你浪费我的时间和我浪费你的时间的,要的是不断的凸 显那些高潮和低谷的,有了这些好玩的才是最有意思的。记得关于背包客的一本书叫做《不会去死》这个名字就很霸气,直接让我想肃然起敬,但是现在也何尝不是,不会去死。       回到武汉后事情完全都不顺利,总体感觉来说,就是从小到现在,就完全没有在武汉赚过钱,而且武汉对我来说还是有了太多不顺的经历,这段时候后让我产生了短暂的恐惧症了,每天早上在鱼罐头的公交里面窒息了,然后在同样鱼罐头的轻轨里面,然后去吃早餐,武汉的早餐一直都是我非常喜欢的, 离开了三年了,到哪都是怀念那些纯正的热干面,而现在真心除了吃东西的时候不会觉得纠结,其他时候都觉得自己异常的不适合这样的城市,这样的性格的城市,或许我自己也变得陌生了,甚至连二环修好了都完全没有留意过。而且前天从常青一直走到了唐家墩,深夜十二点的街边让我习惯了自己的冷漠,还有被摔坏的移动电源我知道,以后自己手机没电了就要彻底的歇菜了,还有满头的豆浆味道以及那些说不清的离愁别恨都让我有种想去安定住两天的冲动。今天也一直吹着风汉口的风感受这个落寞的陌生感,看着天主教堂的冷冷的在寒风中,完全不能让我联想到中世纪欧洲的骑士。最后的抉择很多都是无赖,改变不了的是脾气,能够重新写的是博客。        至于之后的事情我真心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开始做起了,而且我的惯常的习惯是从哪里跌掉就换个地方爬起来,不懂得变通的我不是我,然后唯一值得安慰自己的就是博客里面的文字还有songtaste里面的音乐说不清的舒服就让熨帖,还有我家的不时闪动的QQ头像。加油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