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孤独              从敦煌到乌鲁木齐,一路所见与前比较并无多大区别。仍是黑色的荒山,黄色的草甸,白色的风车。最大的不同在于荒不见人的范围更大了。经常是方圆一百多或几百公里廖无人烟,或者只有一个火车才会停靠的小车站,人当然也少得可怜。就有这样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车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叫红旗坎车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