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行走中国,只为接触未来所不熟知的感觉。 好奇心驱使我行走,而在这一路的行走中我欣慰并欢愉在我所遇到的事物,那些人或事让我沉迷。 对于中国的摇滚音乐开始一直都是很模糊的印象,知道崔健,但是不知道崔健到底做了什么,知道唐朝乐队,但是不知道唐朝唱过什么歌。甚至深谙欧美音乐风格的我,也一直都对于摇滚音乐有点摸不着头脑,对于黄家驹也是有点很迷糊的感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