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怎么开始喜欢听艾薇儿翻唱钱妞的那曲《Tik Tok》,对于艾薇儿,我想很多人最初开始听英文歌都是从她开始的。塞着耳机早上从大楼出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喜欢欣赏襄阳的夜景,不喜欢看白天的城市,显得很苍白,除了干巴巴的楼房还有点滴的花草就是喧天的灰尘和嘈杂 。而到晚上能够给人遐想,而且晚上能给我一种归属感,特别是这个我呆了三年的地方。

 

       开始习惯的早起,喜欢忙碌的充实,看着那些樟树掉叶子还有梧桐把去年的枯叶一点的脱掉,还有已经开始在球场上穿短袖的孩子觉得春天开始过渡了,上周回武汉了,照旧的去了南京路,喜欢那些近代历史留下的租借建筑,近百年的沧桑没随武汉的变迁而留了下来,周六下午到的武昌站然后一路塞车的到了江汉路,人潮人海的逛街导致公交到站台都有困难。晚餐去了金汉斯,不觉的开始想起了去年夏天在南昌的时候和孙一起去的店子。同样人也是超多的一种,晚上的吉庆街充斥着浓重的汉腔的味道。夜市依旧。第二天,从武汉关坐船到司门口,闲逛一番然后去广埠屯,约好了孙和尹去武大,如同去年一样,在傣妹见面。顺着去年的路子到了武大,不过有些不同。武大依旧人爆多,不过今年花尚未开,赏花扑空。

      又到地球一小时的日子,记得三年的前这个时候我们还是高三,和初中的同学一群人去光谷玩,那个时候的光谷还没修好,只有一个家乐福和几个吃饭的地方,还有个满天星的KTV 吧,里面的商铺都没有入住,只有空空的建筑等着装修,也没有现在的西班牙风情街,没有星巴克,没有学生街。KTV之外都是冷冷的水泥的地方,一群人包夜唱歌。而我喜欢站在光谷的那个天桥那边吹风,那晚还有零星的小雨。彻夜未眠导致了第二天的时候弄的精神不振。那时的风格早已远了。

      对于城市我是敏感的,一个城市的味道,永远是来自最深处的感受,虽然这里有极端的天气,有暴躁的脾气,还有那些不入流的方言。有让人受不了的交通。武汉依旧是那个城市,那个最好的城市,也是最坏的城市。值得我们花四年的时间才能喜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