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居珞珈山

          没想到居然搬到武大里面住了,或许说很早就想过,但是没想到就这样恍惚的实现了。

          曾经信誓旦旦的要行走一百所大学,大三大四那年,在北大漫步过未名湖,喝着老北京酸奶骑行过清华,在新街口南京大学旁边凌晨时分跑去吃过鸭血粉丝汤,在新郑的大学城旁边写过几天阅读量超过十万的文章,在厦门大学芙蓉隧道里看过涂鸦,在珠海大学城吃过大排档。在衡阳的南华大学旁边借住家庭旅馆,在广西大学旁边的城中村小住半年,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到当地的学校,都会有不同的故事,然后等着酝酿成一篇篇值得回味的故事,无奈毕业一年后回到武汉后,忽尔两年,年纪跟着胡子疯长,而脚步却踟蹰不前。

       一年多的工作,反而让人灵感全无,那些该用脚步写成的文章都一一被夭折,灵感像被野猫叼走了,而感觉不会写东西的自己就像失去嗅觉的的狗。偶尔会想起小萌说的,或许我只有在路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鲜活的。我嘴上敷衍,内心却是承认的,远离这个属于自己的城市的时候反而会更加有归属感。而置身其中却像关在笼子中。当然,对于武汉这个城市,我不得不承认,委实深爱。这里有和哥们一起喝醉了躺过的街道,有牵手一起漫步的江边。还有外地人吃不习惯的热干面。     

     对于武大,一直深感遗憾,还有念念不忘。从大学时期开始,每年春天都会和哥们一起来看樱花。印象最深的是大二那年门票还是十元的年代,八一路的隧道还没有开始修建。为了逃票,我和哥们沿着武大的围墙转了一圈,最后从茶港附近的一个院墙翻了进来,当时我们跳进来的地方还是一片田,如今已经是停车场了。毕业后也真是机缘巧合,和这所学校的关系有点理不清了。从最初的枫园再到桂园,再到湖滨,又到三环公寓,最后到梅操,这些地方都是每个月要去好几次的地方。

        去年就有打算搬到武大附近的打算,最先开始计划的是靠着正大门附近的房子,什么四眼井小区,劝业场,樱花大厦,都什么都研究了一遍。后来终于因为预算和时间的问题错过了。又经过一年,我笃定的要搬到校内,武大里面出租的房子,茶港,靠近学生聚居的桂园,生活什么的也方便,只是我一直觉得茶港那边人太多了,也太靠近菜场了,我一直很避讳太过于靠着菜场的房子,太过于柴米油盐的味道,早上的喧嚣太过于入世了,总感觉有点脱离了闲情逸致,还沾着宰杀的鸡鸭的腥味,房子楼层也太高,动辄5层以上。信息学部环境位置交通都很好,但是和本部隔着八一路,感觉融汇武大的血脉被横刀割断,少了该有韵味。桂园后教工宿舍位置很棒,从樱顶漫步下去就可以到,只是南面靠着山,少了份阳刚,多了阴郁感觉,而晚上路黑风高,参杂了武大的那些鬼故事让人唏嘘。

       最后还是中意南三区,更多是因为这边是我比较熟悉的地方,靠着八一路,无论平日开车还是坐公交回家里都很便利。生活气息浓厚却不失幽静,比较遗憾的就是南三区远离学校教学区和宿舍楼。而且南三区更多的是一些过上退休生活的老爷爷老太太,如果不是偶尔出现的咖啡店和间或出现的上测量课土木工程的学生,咋一看还以为是某社区养老院,少了份学校该有的生气。武大实在是太大了,几年下来能把樱园,梅园,枫园,桂园,湖滨都跑到就不容易,遑论武大还有三环公寓,宏博公寓这些嚼不动的梗,至于南三区,都有点化外之地的感觉了。

      找房子就花了三天,在网上整体按刷新,也在中介公司看了几间房子,有么房间太老旧。卫生间脏的连我这种不过于讲究的人都看不过眼,要么稍微装修了一下,然后价格高有点离谱,第三天晚上房产公司领着我们看一间房子,坐落于北三区,虽然不属于南三区,不过也隔着珞珈山路,不至于像九区那样偏僻,也不至于像东中区那样靠着生鲜市场。房子没怎么装修,除了两张床,空荡荡的让人觉得干净,墙壁上还有上个租户贴的考研作息时间。最让人惊艳的是打开阳台门时,楼下正值花期的玉兰花满树开的灿烂,感觉那绽放的白玉兰恨不得都要探到阳台里面来,扑面的玉兰香清新雅致,和哥们一眼相中了,四楼虽然楼层略高,但是凭借珞珈山的山势,可以直接无视过前面等高的楼栋,遥望楚天府。北三区的房子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房子,和我从小长大的央企职工家属楼一样,甚至连房型都类似,感觉无比熟悉。北面靠着珞珈山,山上不远处就是抗战时期周恩来,蒋介石住过的老十八栋别墅,过年前沿着环山路散步时,不少别墅都在翻新,红瓦白砖的散落在珞珈山上,还有一对新人以别墅作为背景拍婚纱照。

       第二天约了房东先生签合同,房东先生是原来武大后勤部门的,现在早不在武大里面住了,先生说,基本上在武大里面工作的都搬到外面的电梯房了,留下一些年纪大的养老。我一直认为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把房间弄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是必须的,不然和住酒店没什么两样了。而租这种没有怎么装修过的房子也有好处,起码说明就算你把房间弄的和东方不败的老巢一样,房东也不怎么会介意。在网上订了浅绿色藤本月季的墙纸,然后几个人大费周章的折腾了一下午,把整个房间墙壁上贴满了墙纸,阳光照进来,整个春暖花开。购置了新的电脑主机,显示器,音箱,和简约实木的电脑桌,连无线鼠标也是选择的和家里一样的鲸鱼图案的。一切配置和布置也和家里的相仿,大抵念旧算一种脱离不了罪过。挑房间时候,选择了窗户正对白玉兰的次卧,然后也选了刚刚够一个人睡下的小床,为的是在空间布局下好把书桌正对着窗户,用电脑写东西的时候窗外的白玉兰熠熠生辉。 

           

    大抵我一直觉得跌倒了没有必要原地爬起来,换个地方爬起来或许更好, 不爱扯“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的老话,但是每个春天确实是个重新开始的地方,想到那些欠下的文章都将留下于珞珈山的落款,就开始满心欢喜。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背包客李冲冲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chongchong.cn/247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背包客李冲冲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2月17日 03:26:32
下一篇 2016年3月30日 21:40:42

相关推荐

  • 对而立之年的深思(河内旅游有感)

    已经到了2015年的最后一个月了,内心和自己许的而立之约不到五年了,那些该有眉目和还没有眉目的目标都要被时间逼的迫不及待了。 旅行应该是最能够给我安全感的事情吧,只有那种身处陌生时…

    2015年12月4日
  • 但愿南辕不北辙

    读高中的时候,有个年轻的女地理老师,年纪小小的,刚毕业就就到我们学校来教书,高一还没有分文理科班的时候,她的第一堂课是给我们高一(8)班上的,当时初出茅庐,第一堂课也没有老师来旁听…

    杂七杂八 2016年6月18日
  • 外地人游古城襄阳 感受智慧襄阳城

                  文章来源:我的老班             带着宁静的心情,独自一人游襄樊。步行,骑车,转遍了整个襄樊城。自由、开心、快乐,体会到了一个人独处的悠闲与自…

    2012年11月10日
  • 2015年12月10日

    大雪初过,距离春天就不远了。 多大的年纪都不是阻扰一场不负初心的喜欢,依旧相信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只要你愿意,依旧可以做到不负千里。 在二十出头的年纪蓬头垢面的骑着电动车为生…

    杂七杂八 2020年2月4日
  • 背包客闯乌尔禾魔鬼城

    魔鬼城又称乌尔禾风城。位于准噶尔盆地西北边缘的佳木河下游乌尔禾矿区,西南距克拉玛依市100公里。有一处独特的风蚀地貌,形状怪异、当地人蒙古人将此城称为“苏鲁木哈克”,哈萨克人称为“…

    2012年9月12日
  • 大约在四月

    四月,春意阑珊。 午后突发奇想的想找泰勒的歌听,却发现她早就要求互联网她所有的歌曲下架了。只有itunes之类的地方有的下。最后还是在songtaste这样的神一样的地方找到了。有…

    杂七杂八 2015年4月9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1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