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旅行记录

在离开胡志明市的前一个晚上,我在酒店里面看攻略看了很久,住的民宿老板是一个很和善的中年男子,去住宿的时候,谈好的是14美元,当时我只有100美元的整钱,等我下楼的时候,特别和善的给我找了钱。对于越南,我一直都觉得是比较温和,作为世俗国家,民风还是比较淳朴的。

在胡志明市区晚上逛了很久,因为第二天早上10点飞机,所以晚上回来强打精神坐了一个小时功课。预定好了酒店。毕竟一个人行走在异国他乡,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搞定。

在胡志明市的新山机场登机,马印航空,其中有一个空姐肤色明显带着黑色。但是穿着红颜色的空姐服戴着红色的帽子,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刹是好看。然后热情的每个人发了耳机。我其实是很怕坐飞机的,尤其是一个人坐飞机,坐了差不多几十次飞机,唯一一次不是自个一个人坐飞机还是15年和我表姐从胡志明飞河内。本身就比较怕高,害怕在天空中那种没有依着的感觉,而一个人更是害怕,很怕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异国他乡,而且等我家人从新闻上先看消息,尔后才收到相关部门的通知。

梁启超有言:“凡遇一他族而立刻有‘我中国人也’之一观念浮现于脑际者,此人即中华民族一员也”

这种关于中华民族的定义,在去很多国家的时候都会有。而在马来西亚的时候,这种感情特别的复杂。

从孙先生的起事革命,革命的资金筹措都是从这些沦落在他乡的华人华侨捐赠,尔后革命成功,中华政局一直动荡。到解放后,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共产主义意识输出,导致东南亚各国的排华时间接连不断。在马来西亚建国时,华人和马来人各占百分之四十,差不多分庭抗礼,甚至后来新加坡的独立,马来人害怕华人数量太多,导致马来族掌权不稳。当时在对东南亚国家的的共产主义输出中,马共更是当时一度要夺取政权的节奏,

接触过的各地华人,新加坡因为是华人掌权国家,所以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上意味深长,而马来西亚华人是见过的对中华文化最为拥趸的,也是最团结的。当然对于马来西亚华人来说,马来人为了在政治上占据统治地位,对华人从教育资源的分配上就偏向于马来人,华语教育得不到政府的认可。

19世纪初,华文教育以私塾的形式在马来半岛和新加坡出现至今,虽历尽艰辛坎坷,但从未在马中断过。不论是在英国殖民时期、日战期间,还是在独立以后,无论受政府法令和政策的限制,还是受马来民族主义情感的制约,但在华人社团和马华人政党的共同努力下,马华文教育保存完好。

为维护华人学习母语的权力,继承和弘扬中华文化,长期以来,马华社通过华人政党向政府提出诉求;“董教总”(马华文学校董事联合会总会和马华文学校教师会总会的简称),作为维护和发展马华文教育的主要民间机构,为华教进行了不懈的抗争;华社、华商出钱出力,支持华小和独中的生存与发展。马华文教育能有今天的发展,凝聚了马华各政党和一批经济实力雄厚、热心华文教育的华社有识之士的满腔心血。

当然马来人对台湾人和大陆人又会有不同的意味了,从历史和意识形态上面,马来西亚华人和台湾一致交往甚密,从梁静茹,孙燕姿,都是从不台湾哪起步的。民间政府交流相较大陆也更为频繁。和一直都是比较开放的或许说从心里上面说更为正统的台湾人天然的接近,中国大陆到现在的民间交流才开始频繁,

在从吉隆坡机场入境的之后,排着长长的队伍,我前面是一个台湾家庭,年轻的夫妇,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子,排在我后面是一个中年男子,我瞥了一眼,看到那绿颜色的护照,也是台湾人。然后整个队伍中其他的大多是带着帽子的穆斯林男子,或者把自己裹着严实的带着黑色纱巾的穆斯林女子,偶尔夹杂着几个白肤色的西方人,因为马来西亚是穆斯林国家,所以来马来西亚玩的西方人不多,老外喜欢的喝酒,抽烟,而烟酒这种东西在穆斯林国家被征了重税,同样的一瓶tiger啤酒,在马来西亚比越南贵了好几倍。我们几个华人打扮的颇为扎眼。然后牵着妈妈的手,带着浓浓台湾腔特别有意思的说:全都是黑色的,快要疯掉啦~他妈妈用台湾腔的国语说:他们都是穆斯林,所有都要女孩子都要包着头。

小孩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包着笑书包,,一直盯着我看,或许是因为我和他看起来一样是汉族人,我脑子里面想的却是这孩子长大后是不是会依旧觉得我和他是一起的呢?

出机场出来,发现跟随自己走了几万公里的背包的肩带被取行李的转盘扯断了,有点悲剧了,收拾好尸首,到了酒店再处理。首先取在ATM里面取了100马币,方便买去市区的车票和零用,我兜里的越南盾此刻已成为纪念品。从随随便便几十万的越南盾回归到比较正常的可以点的清的马币,有点酸爽。花了10马币坐巴士到kL sentrl。然后再从KL sentrl 转乘地铁,根据旅行的习惯,机场还钱和买电话卡时最坑的,所以到了中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办理电话卡和换钱,在星巴克点了一杯mocha,让我觉得有趣的是,每次星巴克的店员要在杯子上面写名字,我说LEE,可是还是有好几次别人写成了LIN,而我每次点抹茶的时候,都特别怕店员被我不标准的发音听成了摩卡,还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吉隆坡的星巴克比越南的还要便宜,一个中杯的mocha折合人民币才二十多一点。

大马的电话卡需要护照办理,我办理了一个最基本的10马币就可以搞定的号码,而且里面还可以拨打50分钟国际电话,最后都被我打给了在家里帮我发货的慧慧。然后4G的流量好像只有几个G,然后就是无线2G的。不过对于只呆三天的我来说够了。行走异地哪里都离不开手机的。然后去换钱的店子里面换了差不多500马币。不过我基本上就没有怎么使用现金,基本上都是刷卡。只是去吃东西花了点现金。

利落的找到了酒店,环境还不错,靠近兰桂坊艺术中心和唐人街交了50马币的现金作为押金,办理了check  in ,戴着头巾的穆斯林小妹妹前台,热情的说游泳池在楼顶,在上楼的时候邂逅了两个福建的妹纸,然后留了微信,方便及时分享攻略什么的。

在酒店安顿好之后,首先就是去的临近的唐人街,用华语交流问商店的阿伯,哪里可以补背包。很友善的告诉我说街角有个补鞋的,不过只有白天才出摊,走过灯火炫目的唐人街,间或的大排档汤锅里面飘荡出来的水蒸气,还有汉字,一切都让我这个在外国待了一个多月的人感觉无比熨贴。之后乘坐地铁去了吉隆坡的标志性建筑,双子塔(abbreviate KLCC),KLCC(双子塔)下面拍照的时候,说普通话的人不少,不知道是中国人,还是马来西亚华人,不过妹子都带着浓厚的南方味道,如果是普通话比较纯的北方人,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像我这种中部内陆长大的人,在这里说话可以的南方味浓一点也是比较容易的,KLCC下面几层楼都是大商场,是一个血拼的好位置。

中国实在太大了,各地地域的风土人情已经足够让人慢慢消化了,而南方更是方言众多,风俗迥异,大抵南方人不能理解北方人那种大澡堂子式的洗澡方式,而北方人亦不能理解南方人那种族群宗亲聚居的意识。个人旅行比较喜欢人文,喜欢体验当地特色的,地道的,融入生活的那种生活方式,无论在越南好,在唐人街。

夜游吉隆坡的时候,一个人先去了小印度,然后因为种族的问题吧,基本上每个超市门口都有一个安保,我稀里糊涂的准备去超市买东西,被安保拦住,说了一句:sir?然后我就懂了,这个是他们种族专属的超市,作为华裔,不能进去。(之前好像有在知乎上面看过这个问题)。让我很惊讶的是吉隆坡的地铁票,我在自动售票机上面买的,只有一站路,出站后,发现刷不出站,工作人员问我去哪里,是不是坐返了,我愣了一下,看了看地铁交通图,发现确实坐返了,工作人员很友善然后给我更换了车票。地铁票居然可以根据我当时在自动售票机上面的点选来判断我有没有坐错方向。如果当时直接刷出去了,就又要折腾一番了。

晚上问在酒店邂逅的妹纸吉隆坡买买买有什么推荐的,强烈推荐的SK2的神仙水套装,又去KLCC买化妆品,问了导购因为需要护照才能够打折,看着时间还早所以准备打车回酒店拿护照,看到路边停着taxi,找了一个华人阿伯的车,说去唐人街,第一句貌似没听懂, 我又用中文说了句去china town,阿伯听懂了说要20元,我说太贵了打表,阿伯用带着浓郁闽南味的中文话,打个鬼哦,堵车堵死。然后我笑了笑,下了车,匆忙赶去地铁站。顺道在地铁站超市买了一点零食,因为马来西亚关税比较低,进口商品价格都很实在。

拿好了护照去KLCC,在几个柜台又逛了一下,我开口都是说的英文,我瘪嘴的英文刚一开口,导购风趣的用中文说,你可以说中文的,我们能听懂的中文的,旁边同样在买东西的两个中国妹纸相视一笑。我亦腼腆一笑,大大方方的用起中文来。Drio柜台的导购,说的一口流利的中文,然后热情的给我推荐,因为我是之前就要像好要买粉底,所以很快就看好了,随手对比了一下淘宝价格,便宜甚多,而口红,YSL专柜里面比较好的色基本缺货。最后我的感觉就是在KLCC里面基本上游客的模样的华人都是中国大陆的,盛名LV,Gucci的店子都是中国人。在Drio的专柜看,导购也热情的推荐了一个色号,用流利的中文说:中国女孩子都喜欢这种颜色,拿回去送人一定喜欢。听马来西亚华人那种说中国是外国的口气,总有一点怪怪的。

最后一晚又去华人街逛了一下,唐人街的夜,走在吉隆坡,不会有走在越南的那种不自然,在越南,虽然都是儒家文化,都是比较纯的黄种人血统。但本国人和外国人太容易分辨了,而吉隆坡虽然种族林立,又是穆斯林国家,却因为有一定比例的华人传承在,让人既感陌生,又不会觉得无助无援。 整个马来西亚晚上安安静静地,酒吧也没有,视野之内唯一亮点的就是唐人街的,中餐馆,叫上了一碗面,中餐馆依旧,可是华人文化和的传承是我所担心,好怕下次再来能够遇到的会说华语的华人越来越少。

离开吉隆坡的早上,在唐人街门口用中文买了早餐,想起去了这么多地方,吉隆坡或许不算是好玩的,城市面积亦不算很大,但就是给人一种让人有旅人亦有归属的感觉。可以说着中文,也可以很国际化的接轨。

在吉隆坡机场办理退税的时候,幸好亚行没有要求我办理托运,因为办理退税需要把东西拿出给工作人员看一下。

从吉隆坡坐机场快线的时候取了一份华文的《东方日报》,飞机航行在整个南海上面,透过飞机窗看浩瀚的南海,间或出现形单影孤的船漂泊在海中,想起那些闯南洋的先辈们,是如何乘风破浪从中国大陆抵达这异国他乡,从此落地生根。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背包客李冲冲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chongchong.cn/2540.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背包客李冲冲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7日 19:47:42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19:52:03

相关推荐

  • #魅力雪兰莪#第一次离梦想如此的近!

    如果说世界的背包客文化发起在欧洲,世界上最成熟的背包客文化也在西方,那么你知道欧洲人最喜欢去去世界上哪些地方旅游吗?那么一定是东南亚!而说东南亚不得不去的地方,那么就雪兰莪!很多背…

  • 香港的随意风格

             这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香港和山姆和我发现自己坐在看台什么可以大都市的标准被称为是“公园” 。该公园自称麦克佛尔森球场,当你看它在Google地图甚至显示为一个绿色…

  • 越南河内剑湖老城区

    到剑湖老城区的找到住处后,小睡一觉起来已经是河内时间八点半了。出了旅馆就是喧闹的街道,一群人围观着,碰巧是周五,河内的年轻街舞爱好者就这样在路中央跳着舞,即兴起来的白人老外也一起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