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从襄阳到武当山游记(三)

       武当山的景色,虽不至于让人忘我,却也足以赞叹。山上众多古建筑,皆巧借地势,依山傍岩,错落有致。其时正是黄昏时刻,在夕阳的照射下,肃穆庄重的青色琉璃瓦殿顶反射出闪闪金光。放眼望去,山峦起伏,层林尽染,而背阴的地方则显得森森然一片岑静,让人想起杜甫描绘泰山的诗句“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沿着石阶拾级而上,大致参观了南岩宫,梳妆台,飞升岩等景点,最有名的可能要数嵌在峭壁之间的元代天乙真庆宫石殿及附近的龙头香了。

      逛完这些,天渐渐暗了下来,夕阳已经落下了山头,不见踪影,只剩远处山峰与天际的一抹余辉。游人不知什么时候稀少了起来,余下的也大多在返回的路上,景点处的商店也开始准备关门了。我看了一下地图,发现南面标注的太常观与雷神洞还没有去,而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回旅馆,所以决定趁着人少清净的时候,把这两个地方转一圈。走到半路的时候,天边的那抹余辉也终于黯淡了下去,四周突然显得寂静了起来。尽管路边商店的老板一边打烊一边好心告诉我前面那两个景点都已经关门了,可我还是执意继续往前走。一个人走在有些昏黑的山间石砌小路上,我的心也渐渐宁静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是的,我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山间的路上,随着飘忽不定的思绪思考一些若有若无的事情了。

    怀着宁静却欣喜的心情,我想起了自己大学时翻译的那篇志贺直哉的《在城崎》,作者也是在一个黄昏,独自在山间小路散步,思考着因一起意外的电车事故带来的生与死的问题,并在期间看见了一群人在玩弄一只将死的老鼠,在小溪旁无意杀死了一只蝾螈,在路旁发现了桑叶不可思议的摇曳。想到这些,我的心又有些寥寂与惆怅。大学时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就连曾经的那份耽于独自沉思的心绪也不知何时渐渐远离,工作与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占据了大部分的生活。值得欣慰的是,来自心底的对宁静的渴望并没有完全消失,所以还能在这样的一个黄昏漫步在山间小路,怀想喜爱的文章。

      第二天早上七点,等我起床打开窗帘,发现外面的山头已经洒满了清晨温暖的阳光。我精神为之一振,匆匆地吃了一碗泡面,就朝着金顶出发了。听旅馆老板说,从南岩出发到天柱峰的金顶要三个小时,而今天又恰逢重阳,肯定游人众多,所以我只能加快步伐,尽可能赶在高峰前行动。

      到朝天宫的时候,去往金顶的路被分成了两条,一条是明朝时期开辟的古道,一条是清朝时期的路线,指示牌显示明朝古道更近,而且地图上标注的主要景点都在这条线路上,然而奇怪的是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清朝路线。我自然是选择了明朝古道。原因很明显:历史更悠久,景点更多,游人更少。不过等爬到一半的时候,我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没有选择走这条路。原来尽管这条路的距离更短,但由于更加险峻,爬起来要艰难的多。我数了一下,最长的坡道一共有三百多个台阶,中间没有任何平地缓冲,而且坡度很大,台阶也很高,要想一口气爬完一个坡道都不是件易事,何况这样的陡坡一路上起码有几十个。在上上下下爬了数千个这个的台阶后,小腿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但最终还是较为顺利地跨过了一二三天门,得以一览金顶风光。

      快到金顶的地方挤满了人,只好顺着崎岖的山道排队。排到一半从上往下看,既可看到远处山峰的山顶,又可看到脚下排着的长龙,蔚为壮观。到了金顶后,心中顿时充满了成就感,有种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感觉。就连空中飞翔着的鸟儿,也只是在自己的脚下盘旋。至于金顶上的金殿古建筑,反倒是只看了几眼,就开始下山了。下山的速度要快许多,一个半小时就基本足够了。拿上行李后,又搭乘大巴在半路参观了紫霄宫,得以体验了正在那里举办的大规模道教法事,算是长了见识。看完紫霄宫,我又坐上旅游大巴,再次体验了一把山间行车的乐趣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直奔火车站打道回府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背包客李冲冲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chongchong.cn/548.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背包客李冲冲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0)
上一篇 2012年10月25日 23:31:38
下一篇 2012年10月26日 23:38:2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